华声在线:五十年前,“路桥湘军”这样为国庆献礼…… ——写在橘子洲大桥通车50周年之际
发布时间:2022-10-08 09:35:41

编者按:2022年9月30日,正值橘子洲大桥(原长沙湘江大桥)通车50周年纪念日。据报道,50年前,全省有80万人次参与了这座重点工程的建设,而“路桥湘军”也在其中贡献了重要智慧与力量。本文走访了数位当年的参建者,以期通过他们的回忆,一定程度上展现“路桥湘军”视角的建桥故事,探知点滴故事背后的精神与传承。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通讯员 苏美滋


橘子洲大桥_副本.jpg

1972年9月30日,国庆前夕,长沙湘江大桥建成通车。

宽阔的双向四车道上,人群与汽车方阵昂首迈过,开启了长沙两岸跨江发展的新征途。

它是全国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双曲拱桥,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国内吊装记录,更凝结了80万人次的劳动成果。

而“路桥湘军”,也是其中一支劲旅。


(一)群像:激情燃烧的岁月

“开工典礼是在1971年9月6日”,半个世纪过去,已经85岁高龄的谢建祥,至今还记得这个特殊的日子。

那一年,谢建祥正在湖南省陆运公司工程队(湖南路桥前身)从事钻机施工。从1954年参加工作以来,他跟随“路桥湘军”征战三湘四水,先后参与过大慈公路、黄虎港大桥、茶陵大桥等工程的建设,有一手过硬的钻机技术。

9月,湖南省决定修建长沙市五一路湘江大桥。省陆运公司决定抽派工程一、三、六队和机械队吊装分队参加大桥建设。参与施工的单位还有大桥五处、省机械化施工站、省、市建筑公司等,以及长沙市组织的民兵一、二团和轮流参加义务建桥的人员。

谢建祥就这样来到湘江大桥施工现场,负责东引桥的桩基钻孔施工。同样做桩基施工的还有几十位同事,而其余的人,也都分别被安排到拱肋预制、吊装,以及钢筋笼制作、木工、钢围堰等施工岗位。

每天早上六点半,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新闻和报纸摘要》,年轻的建设者们就出发前往工地现场,开始一整天的忙碌。工地实行三班倒的工作制度,但大家的工作都超过了八小时,加班到夜里十一二点是常事,施工现场总是人头攒动,到处热火朝天。

“那时候年轻,从来不叫苦,也没休过一天假”,今年70岁的彭正明回忆道,“大年三十晚上都没回去,在水下过的年”。

彭正明是长沙县人,来湘江大桥工地前,他刚参加完湘黔、枝柳铁路建设,因为表现突出,被选拔来到这座重点工程,担任民兵二团的一名连长。也正是在大桥修完后,他和一批民兵团的战友均被分配到省陆运公司工程队,正式成为“路桥湘军”的一员。

那个除夕夜令彭正明印象深刻,“冬天是枯水季,水深18米6,我们穿的背带裤一样的下水服,在钢围堰底下施工”,团年饭也是在工地上吃的,食堂很简易,大家都围在地上吃饭。他记得当晚的伙食不错,还有满满一大盆红烧猪脚。

谢建祥、彭正明和同事们都驻扎在湘江东岸的半湘街239号,房子外面是青砖麻石铺的老街道,里面是老式的木楼板。“房间很长一间,就用竹子、木头隔开、封好,女同胞勤快的就搞点报纸再贴一下。”谢建祥说,有限的住宿空间被他们最大程度利用起来,“都不是床铺,就把稻草垫到的,上面再盖棉被,放床毯子,被子折得四四方方、清清澈澈的,上面再吊块板子放点东西。但是隔音不好,如果讲话声音大全都听得到”。

建桥期间,来工地义务劳动的职工和市民有很多,当时在长沙市商业局任总工程师的吴同鳌就跟随单位组织去过好几次,“为了降低造价、加快速度,那时候号召大家支持建桥工作义务奉献,能够来参加长沙第一座湘江大桥的建设,大家也都感到非常荣幸”,吴同鳌回忆,“我们到工地上搬器材、挖土方、挑泥巴、开辟施工场地,一干一整天,大家热情都很高,也不觉得很辛苦。”

十余年后,吴同鳌因偶然的机会入职湖南路桥,发挥他土木工程专业出身的技术优势,并与路桥同事们一起,参与了银盆岭大桥、猴子石大桥等桥梁的建设。


(二)特写:预制吊装的速度

长沙湘江大桥全长1250米,至今仍是国内最长的双曲拱桥。这样大规模的一座桥,仅用一年时间就建成了,不得不称为一个奇迹。

为什么能建这么快?除了昼夜不休的“人海战术”之外,湖南路桥集团原总工程师、在大桥建设中担任吊装工艺设计组组长的上官兴认为:“有一个关键原因,就是预制吊装。”

“我们的桥墩是半年修好的,这半年不能空着,所以采用预制的方法。”上官兴说,在设计方案上,考虑到当时的实际情况,他提出将湘江大桥从原来的主河5孔5段吊装100米,改为3段吊装8孔76米。

承担预制吊装施工任务主力的,正是“路桥湘军”。据了解,当时的省陆运公司工程六队负责所有的预制梁制作,省陆运公司工程机械队吊装分队和省机械化施工站负责吊装。除此之外,打梁还需要调用大量的设备,“我把湖南路桥二十几个设备都报上去了,他们就说马上调”,上官兴回忆。

人力物力兼备,在此之前,这支团队已经有过浣溪大桥、临澧大桥、醴陵大桥等双曲拱桥缆索吊装无支架施工的经验,这为湘江大桥预制吊装的施工打下了坚实基础。

根据设计方案,大桥正桥17孔拱肋均采用缆索吊装施工,引桥及支桥拱肋均采用满堂式拱架施工。正桥76米跨之盖梁、立柱以及正桥腹拱与全桥拱波采用预制吊装,其余均为现浇。

以橘子洲为界,先吊装西边河段(9孔50米),后吊装东边河段(8孔76米)。在吊装东边河段时,因为河段较宽(644米)、吊装构件较重(每根拱肋分三段吊装,边段长26.1.米、重14.7吨;中段长28.9米、重16.2吨),采用了双跨连续缆索无支架吊装方案。为加快施工进度,又采用两组主索独立平行作业,每组主索由6根¢39钢丝绳组成,分别吊装4根拱肋,并采用横移(最大量3.3米)就位。拱肋吊装采用“先松后焊”的合拢工艺。

吊装时,全国来了100多批参观团队。两岸竖起高耸入云的铁塔,12根酒杯粗的钢缆索横空跨越644米的江面,在4号桥墩上,竖着一座高大的用万能杆件拼成的塔架,架子顶上装着两组滑轮,12根钢缆索从滑轮槽内通过。本来下垂的钢缆索,被排架一顶,变成两个半弧。

最终,这个“大跨径一次架索四次吊装”的自制设备,在湘江上创造了用64天时间吊装1900多件,总重1万吨的国内纪录。

这一成果被日本土木工程界赞誉为中国20世纪70年代桥梁建设的杰出代表,而上官兴提出的双跨缆索无支架吊装技术,获得国家科委首届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在全国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应用。


(三)长镜头:“路桥湘军”的赓续奋斗

继参与修建长沙湘江大桥之后,此后的五十年间,“路桥湘军”不断续写“湘江情缘”,服务于一代代长沙人民的过江需求。

1990年12月31日,在历时三年的艰苦奋战后,由湖南路桥承建的银盆岭大桥竣工通车。其最大跨径210米为当时国内同类型桥梁之最、亚洲第三。大桥施工中,进行了10余项科技研究,达到80年代国际水平。

1998年,历经两建两停的猴子石大桥重新启动建设,湖南路桥担当重任,并于2000年10月竣工通车。其5跨V型斜撑连续梁桥,是国内公路桥梁首次采用的结构形式,亦是我国首次采用三角形稳定性施工的大型桥梁。先后获湖南省优秀设计一等奖和其他省市科技奖。

2020年12月,湖南路桥中标香炉洲湘江大桥项目,再次回到湘江长沙段架设主桥。如今的项目现场,一座座桥墩如蛟龙出水,耸立江中。在不久的将来,这座兴“望”之桥将飞跃湘江,形成一江两岸比翼齐飞、河东河西联动协调的城市发展新格局,助力望城进入“湘江时代”。

从湘江走来,向世界走去。近年来,湖南路桥又相继承建矮寨大桥、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观音寺长江大桥、菲律宾卡马拉尼甘大桥等重点工程,实现“八饮长江”“三跨洞庭”“问鼎矮寨”“桥品牌”出海等创举,让世界领略湖南桥梁魅力。

“桥品牌”屡结硕果,湖南路桥在公路、隧道、市政等领域同样大放异彩,多点开花,在桥梁大跨径、大直径深水基础桩、大断面隧道施工等多领域形成核心技术,多次荣获詹天佑奖、鲁班奖、李春奖等国家大奖,以及“古斯塔夫斯·林德恩斯奖”“GRAA国际道路成就奖”等国际道路、桥梁最高奖,2018-2022连续五年入围“ENR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

五十年岁月淘洗,五十年热血依旧。从湘江大桥昂首迈过的那支队伍,正向着“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交通基础设施综合服务商”之恢宏愿景,久久为功,阔步前行。


Media Coverage

媒体报道

华声在线:五十年前,“路桥湘军”这样为国庆献礼…… ——写在橘子洲大桥通车50周年之际

编者按:2022年9月30日,正值橘子洲大桥(原长沙湘江大桥)通车50周年纪念日。据报道,50年前,全省有80万人次参与了这座重点工程的建设,而“路桥湘军”也在其中贡献了重要智慧与力量。本文走访了数位当年的参建者,以期通过他们的回忆,一定程度上展现“路桥湘军”视角的建桥故事,探知点滴故事背后的精神与传承。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通讯员 苏美滋


橘子洲大桥_副本.jpg

1972年9月30日,国庆前夕,长沙湘江大桥建成通车。

宽阔的双向四车道上,人群与汽车方阵昂首迈过,开启了长沙两岸跨江发展的新征途。

它是全国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双曲拱桥,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国内吊装记录,更凝结了80万人次的劳动成果。

而“路桥湘军”,也是其中一支劲旅。


(一)群像:激情燃烧的岁月

“开工典礼是在1971年9月6日”,半个世纪过去,已经85岁高龄的谢建祥,至今还记得这个特殊的日子。

那一年,谢建祥正在湖南省陆运公司工程队(湖南路桥前身)从事钻机施工。从1954年参加工作以来,他跟随“路桥湘军”征战三湘四水,先后参与过大慈公路、黄虎港大桥、茶陵大桥等工程的建设,有一手过硬的钻机技术。

9月,湖南省决定修建长沙市五一路湘江大桥。省陆运公司决定抽派工程一、三、六队和机械队吊装分队参加大桥建设。参与施工的单位还有大桥五处、省机械化施工站、省、市建筑公司等,以及长沙市组织的民兵一、二团和轮流参加义务建桥的人员。

谢建祥就这样来到湘江大桥施工现场,负责东引桥的桩基钻孔施工。同样做桩基施工的还有几十位同事,而其余的人,也都分别被安排到拱肋预制、吊装,以及钢筋笼制作、木工、钢围堰等施工岗位。

每天早上六点半,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新闻和报纸摘要》,年轻的建设者们就出发前往工地现场,开始一整天的忙碌。工地实行三班倒的工作制度,但大家的工作都超过了八小时,加班到夜里十一二点是常事,施工现场总是人头攒动,到处热火朝天。

“那时候年轻,从来不叫苦,也没休过一天假”,今年70岁的彭正明回忆道,“大年三十晚上都没回去,在水下过的年”。

彭正明是长沙县人,来湘江大桥工地前,他刚参加完湘黔、枝柳铁路建设,因为表现突出,被选拔来到这座重点工程,担任民兵二团的一名连长。也正是在大桥修完后,他和一批民兵团的战友均被分配到省陆运公司工程队,正式成为“路桥湘军”的一员。

那个除夕夜令彭正明印象深刻,“冬天是枯水季,水深18米6,我们穿的背带裤一样的下水服,在钢围堰底下施工”,团年饭也是在工地上吃的,食堂很简易,大家都围在地上吃饭。他记得当晚的伙食不错,还有满满一大盆红烧猪脚。

谢建祥、彭正明和同事们都驻扎在湘江东岸的半湘街239号,房子外面是青砖麻石铺的老街道,里面是老式的木楼板。“房间很长一间,就用竹子、木头隔开、封好,女同胞勤快的就搞点报纸再贴一下。”谢建祥说,有限的住宿空间被他们最大程度利用起来,“都不是床铺,就把稻草垫到的,上面再盖棉被,放床毯子,被子折得四四方方、清清澈澈的,上面再吊块板子放点东西。但是隔音不好,如果讲话声音大全都听得到”。

建桥期间,来工地义务劳动的职工和市民有很多,当时在长沙市商业局任总工程师的吴同鳌就跟随单位组织去过好几次,“为了降低造价、加快速度,那时候号召大家支持建桥工作义务奉献,能够来参加长沙第一座湘江大桥的建设,大家也都感到非常荣幸”,吴同鳌回忆,“我们到工地上搬器材、挖土方、挑泥巴、开辟施工场地,一干一整天,大家热情都很高,也不觉得很辛苦。”

十余年后,吴同鳌因偶然的机会入职湖南路桥,发挥他土木工程专业出身的技术优势,并与路桥同事们一起,参与了银盆岭大桥、猴子石大桥等桥梁的建设。


(二)特写:预制吊装的速度

长沙湘江大桥全长1250米,至今仍是国内最长的双曲拱桥。这样大规模的一座桥,仅用一年时间就建成了,不得不称为一个奇迹。

为什么能建这么快?除了昼夜不休的“人海战术”之外,湖南路桥集团原总工程师、在大桥建设中担任吊装工艺设计组组长的上官兴认为:“有一个关键原因,就是预制吊装。”

“我们的桥墩是半年修好的,这半年不能空着,所以采用预制的方法。”上官兴说,在设计方案上,考虑到当时的实际情况,他提出将湘江大桥从原来的主河5孔5段吊装100米,改为3段吊装8孔76米。

承担预制吊装施工任务主力的,正是“路桥湘军”。据了解,当时的省陆运公司工程六队负责所有的预制梁制作,省陆运公司工程机械队吊装分队和省机械化施工站负责吊装。除此之外,打梁还需要调用大量的设备,“我把湖南路桥二十几个设备都报上去了,他们就说马上调”,上官兴回忆。

人力物力兼备,在此之前,这支团队已经有过浣溪大桥、临澧大桥、醴陵大桥等双曲拱桥缆索吊装无支架施工的经验,这为湘江大桥预制吊装的施工打下了坚实基础。

根据设计方案,大桥正桥17孔拱肋均采用缆索吊装施工,引桥及支桥拱肋均采用满堂式拱架施工。正桥76米跨之盖梁、立柱以及正桥腹拱与全桥拱波采用预制吊装,其余均为现浇。

以橘子洲为界,先吊装西边河段(9孔50米),后吊装东边河段(8孔76米)。在吊装东边河段时,因为河段较宽(644米)、吊装构件较重(每根拱肋分三段吊装,边段长26.1.米、重14.7吨;中段长28.9米、重16.2吨),采用了双跨连续缆索无支架吊装方案。为加快施工进度,又采用两组主索独立平行作业,每组主索由6根¢39钢丝绳组成,分别吊装4根拱肋,并采用横移(最大量3.3米)就位。拱肋吊装采用“先松后焊”的合拢工艺。

吊装时,全国来了100多批参观团队。两岸竖起高耸入云的铁塔,12根酒杯粗的钢缆索横空跨越644米的江面,在4号桥墩上,竖着一座高大的用万能杆件拼成的塔架,架子顶上装着两组滑轮,12根钢缆索从滑轮槽内通过。本来下垂的钢缆索,被排架一顶,变成两个半弧。

最终,这个“大跨径一次架索四次吊装”的自制设备,在湘江上创造了用64天时间吊装1900多件,总重1万吨的国内纪录。

这一成果被日本土木工程界赞誉为中国20世纪70年代桥梁建设的杰出代表,而上官兴提出的双跨缆索无支架吊装技术,获得国家科委首届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在全国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应用。


(三)长镜头:“路桥湘军”的赓续奋斗

继参与修建长沙湘江大桥之后,此后的五十年间,“路桥湘军”不断续写“湘江情缘”,服务于一代代长沙人民的过江需求。

1990年12月31日,在历时三年的艰苦奋战后,由湖南路桥承建的银盆岭大桥竣工通车。其最大跨径210米为当时国内同类型桥梁之最、亚洲第三。大桥施工中,进行了10余项科技研究,达到80年代国际水平。

1998年,历经两建两停的猴子石大桥重新启动建设,湖南路桥担当重任,并于2000年10月竣工通车。其5跨V型斜撑连续梁桥,是国内公路桥梁首次采用的结构形式,亦是我国首次采用三角形稳定性施工的大型桥梁。先后获湖南省优秀设计一等奖和其他省市科技奖。

2020年12月,湖南路桥中标香炉洲湘江大桥项目,再次回到湘江长沙段架设主桥。如今的项目现场,一座座桥墩如蛟龙出水,耸立江中。在不久的将来,这座兴“望”之桥将飞跃湘江,形成一江两岸比翼齐飞、河东河西联动协调的城市发展新格局,助力望城进入“湘江时代”。

从湘江走来,向世界走去。近年来,湖南路桥又相继承建矮寨大桥、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观音寺长江大桥、菲律宾卡马拉尼甘大桥等重点工程,实现“八饮长江”“三跨洞庭”“问鼎矮寨”“桥品牌”出海等创举,让世界领略湖南桥梁魅力。

“桥品牌”屡结硕果,湖南路桥在公路、隧道、市政等领域同样大放异彩,多点开花,在桥梁大跨径、大直径深水基础桩、大断面隧道施工等多领域形成核心技术,多次荣获詹天佑奖、鲁班奖、李春奖等国家大奖,以及“古斯塔夫斯·林德恩斯奖”“GRAA国际道路成就奖”等国际道路、桥梁最高奖,2018-2022连续五年入围“ENR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

五十年岁月淘洗,五十年热血依旧。从湘江大桥昂首迈过的那支队伍,正向着“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交通基础设施综合服务商”之恢宏愿景,久久为功,阔步前行。


上一篇: 红网时刻:五十年前,“路桥湘军”这样为国庆献礼
下一篇:最后一页 返回列表